武汉又现本土新增病例 社区里仍有传染源?曾光解读


在中国,情况正相反。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“会做不会说”型。湖北最危急的时候,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,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,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,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。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,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,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。

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,在美国的“震中”纽约州,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,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“公私兼顾”地聊天,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,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。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,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,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“英雄”。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,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,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。

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,说得真是有水平,让人听得心潮澎湃。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,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。但他债多不愁,昨天说昨天的,今天说今天的。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,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。现在他改口了,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,发挥领导力。反正危机到来了,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,谁露脸多,参与的交流多,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。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,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,他差不多“被忘掉了”。

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,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:或者惜命待在家里,或者无所谓,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。不像中国,出了大灾难,政府真的要担当,实质性领导抗灾,保护人民。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,政府做的稍有闪失,公众群起声讨,政府也非常在意,迅速就要做出调整。

剑桥郡警方在上周宣布,他们将这对夫妇的死亡视为“一个孤立的事件,不会寻找或调查相关的任何人。”在进行尸检后,警方表示史密斯夫人的死因是源自头部和颈部的刺伤,但仍需等待进一步的神经病理学测试,而史密斯先生的死亡原因目前仍未确定。

报道称,除了史密斯夫妇外,英国在封锁期间还发生了几起相似的事件。当地时间4月5日晚,阿根廷卫生部公布,新增10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全国累计1554例。当天还新增2例死亡病例,累计死亡46例。

史密斯夫妇的另一个邻居,76岁的丹尼斯·金斯利表示:“他们是一对人很好的夫妇,在这里住了很久了。上周一他们去商店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了,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,但是我没看到他们回来。我听说他们担心在商店里买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,因为东西都卖光了。他们从来没有被送过食物,所以他们不得不出去买他们需要的东西,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困难的事。我知道他病了,新冠病毒产生的影响很容易就能把他逼到崩溃的边缘。”

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,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,未做任何准备,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。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,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。

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,造成了严重后果,必须追责。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,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。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,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,到疫情结束,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。事实摆在这里啊,湖北的错误,纽约全都犯了一遍,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,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。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。

报道称,由于封锁政策,这对夫妇担心买不到食物,史密斯先生还忧虑买不到药物控制他的疾病。